大祥概況
近代杰出的軍事家和愛國主義者蔡鍔

蔡鍔,原名艮寅,字松坡。1882年12月18日(清光緒八年十一月初九日)生于寶慶府邵陽縣東之親睦鄉蔣家沖(今邵陽市大祥區蔡鍔鄉蔡鍔村),1916年11月8日(農歷十月十三日)病逝于日本福岡醫院。蔡鍔是中國近代最著名的愛國主義政治家、軍事家、民主革命家、傳奇式英雄、追授上將軍銜、陸軍中將。辛亥革命時期,他在云南響應武昌起義發動和指揮了重九起義,推翻了清王朝在云南的統治,成立了云南軍政府,蔡鍔被推舉為都督。袁世凱復辟帝制時,他為四萬萬人爭人格,挺身而出,救國于危難,在云南首舉義旗,護國為民,興兵討袁,經過艱苦卓絕、煉獄般的戰爭,推毀了袁世凱帝制,完成了孫中山、黃興未能完成的倒袁任務。

5歲時(1887),隨父母遷往武岡州山門橫板橋(今洞口縣山門鎮)。6歲時進私塾,10歲讀完“四書”、“五經”,能寫出流暢的文章,享有“神童”的美譽。12歲因家貧輟學,幸同鄉名士樊錐愛其才,免費收為弟子,研習周秦諸子,尤喜讀《韓非子》和《老子》。光緒二十一年(1895),四月,湖南學政江標到邵陽舉行院試,未滿14歲的蔡鍔受試史學、詞章,以優異成績舉為秀才。光緒二十三年為督學徐仁鑄所薦,考入湖南時務學堂。在同班40名學生中,蔡鍔年齡最小,每月考試成績皆優,所作課卷在《湘報》發表,為中文總教習梁啟超博士等所器重。其時積極參加學臨譚嗣同、教習唐才常等組建的以“愛國之理、求救亡之法”為宗旨的南學會活動,經常在以“開風氣、拓見聞”出名的《湘報》上,宣傳愛國救民思想。光緒二十四年七月,在5000多考生中,蔡鍔以第2名被錄為留日學生,后因戊戌變法失敗而未成行。光緒二十五年(1899)。蔡鍔與范源廉等在上??既肽涎蠊珜W,旋應梁啟超之召,八月東渡日本,入東京大同高等學校學習日語,研究政治、哲學,常以孟博、奮嗣生等為筆名,向梁啟超主編的《清議報》投稿。稍后,考入橫濱華商之東亞商業學校,與劉百剛、吳祿貞創辦“勵志會”。后加入唐才常組建的“自立會”研究革命理論,光緒二十六年秋(1900)蔡鍔與同學十余人回國,參入唐才常等組織的“自立軍”,準備在武漢策動反清武裝起義,因事泄失敗,師友遇難,蔡鍔悲憤至極,重返日本橫濱,決心投筆從戎,此時始改名為鍔,寓有砥礪鋒鍔之意。次年(1901)考入成城學校,生活以稿費自給。梁啟超在橫濱主辦《新民叢報》,邀蔡鍔協助。鍔以“奮嗣生”、“擊椎生”為筆名,積極撰稿,《軍國民篇》就是他這一時期的代表作。光緒二十八年,蔡鍔于成城學校畢業,與黃興結交,參與《游學譯編》活動。1903年7月投入日本仙臺騎兵第二聯隊實習,十二月與蔣百里(方震)自費考入陸軍士官學校,旋補為官費生。1904年10月畢業。其時,蔡鍔與蔣百里、張孝準三人有“中國士官三杰”之稱。

光緒三十年(1904)初,蔡鍔回國,上五萬言書請湖南巡撫執行新政。應章士釗之邀,在上海參加華興會外圍組織愛國協會。12月,應江西巡撫夏時之聘,擔任江西續備左軍隨營學堂監督,后改任材官司學??偨塘暭氨O督。光緒三十一年正式返湘,應湖南巡撫端方聘請,任教練處幫辦,兼武備、兵目兩學堂教官。期間,常登岳麓山覽勝,題詩:“蒼蒼云樹直參天,萬水千山拜眼前,環顧中原誰是主,從容騎馬上峰巔?!逼咴?,應廣西巡撫李經羲之聘,出任廣西新軍總參謀兼總教練官,與學生雷飚、岳森等一同赴桂林就任。據李宗仁先生回憶:“蔡氏那時不超過30歲,可稱文武雙全。他騎馬時,喜歡用皮鞋在馬身邊一揚,當馬跑出數十米時,蔡氏始從馬后飛身追上,雙腳在地上一蹬,兩手向前按著馬臀,一縱上馬。這昂首大馬,已夠威風,蔡氏縱身而上輕松矯捷尤是驚人。

光緒三十二年秋,蔡鍔偕雷飚至河南彰德觀操,任中央評判官。光緒三十三年,創辦廣西陸軍學校。蔡鍔任總辦兼兵備處會辦。宣統元年(1909),奉命赴龍州接辦講武堂任監督,并創立“武德會”。在桂期間,不僅培訓了大批軍事骨干,還勘測了中越邊境要塞。黃興、譚人鳳、急永成為起事鎮南關,偕雷飚加入同盟會。因在廣西極負時譽,又握兵權,遂為咨議局所忌被迫離桂。

宣統三年,應云貴總督李經羲電邀,蔡鍔入滇供職,始編《曾、胡治兵語錄》。7月,經李經羲奏請朝廷,任命蔡鍔為新軍第十九鎮三十協統。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,蔡鍔召集下級軍官密議,于10月30日(農歷九月初九)夜在昆明發動起義(史稱重九起義),任起義軍臨時總司令。次日中午,云南省城光復,各地傳檄而定。11月1日,起義官兵成立云南軍政府。蔡鍔被推舉為都督,重申“驅除韃虜,恢復中華,建立民國,平均地權”之綱領,革除陋政,整理財務,注重教育,振興實業。蔡鋁以“澹泊明志,夙夜在公”為座右銘,自奉清廉,曾兩次帶頭減薪,使“廉潔成為一時風尚”,還先后派兵援蜀、援黔、援藏。

民國2年10月(1913),蔡鍔寄希望于袁世凱治理好國家,奉召來到京城“調養”,并為國家盡職盡忠。10日4日蔡鍔到北京,袁先后委以陸軍部編譯副總裁、全國經界督辦、統率辦事辦事員、參政院參議、將軍房昭威將軍、政治會議議員等職銜。期間,他積極參與到民國初年的國家建設之中,并與蔣百里修訂國防理論書籍《軍事計畫》、《五省邊防計畫草案》,編譯中外經界書籍,寫成了著名的“經界三書”,他曾期盼中央政府迅速確立民主立憲制,也曾寄希望于袁世凱治理好國家,但這種幻想被袁世凱復辟帝制的事實所粉碎。袁世凱野心勃勃,對內實行獨裁,下令解散國民黨、解放國會,廢除孫中山制定的《臨時法約》。民國4年初,日本提出妄圖滅亡中國的“二十一條”。蔡鍔義憤填膺,在參政院發表長篇演說,力主拒絕,要求下定作戰決心,并制定作戰計劃提交當局。袁世凱置若罔聞,于5月9日接受“二十一條”。蔡鍔認定“袁氏叛逆,以致強鄰生心,內亂潛滋”。8月下旬,籌安會鼓吹“君主較民主為優”,緊鑼密鼓地進行復辟帝制活動,準備擁戴袁當皇帝。蔡鍔由此認清袁世凱的真面目,下定反袁決心。9月初,派專人送密信給在美國的黃興,告以國內形勢和發難計劃。又與云南總督唐繼堯及在京有關人員密電聯絡,準備反袁。并以治病為掩護,到天津與梁啟超密商反袁部署。

袁世凱對其防范甚嚴,常派暗探監探,并派便衣軍警在蔡鍔住宅進行搜查。蔡鍔知事迫,遂于11月巧計擺脫監視,只身前往天津,住進一家醫院,與黃興派來的張孝準密商出走辦法。11月19日深夜,蔡鍔秘密離開天津,赴日本。隨即寫信給袁世凱。謂“東渡就醫,行色倉促,未及叩謁聆訓”云云。又預先寫好幾信,寄給袁的親信,托張孝準唐旅行投寄,借轉移袁世凱的視線。實際上蔡鍔與當晚坐貨輪前往香港,經越南河內,于12月19日抵達昆明。12月21日~22日與唐繼堯、李烈鈞等連日召開會議,決定發動反袁護國戰爭。蔡鍔在會上慷慨陳詞:“我們興師討袁,所爭者四萬萬同胞之人格。我們與其同屈膝而生,毋寧斷頭而死”。25日,蔡鍔通電全國,宣布云南獨立。隨即組織護國軍,蔡鍔任第一軍總司令。民國5年(1916)元月1日,袁世凱稱帝,號稱“洪憲”元年。護國軍當天檄告天下,痛數袁世凱十九大罪狀,號召全國人民共討袁逆。1月10日,蔡鍔率第一軍全體官司兵在“擁護共和,誓滅國賊,萬苦千難,舍命不渝”的誓詞聲中,從昆明出發,分左、中、右三路,向四川敘府、滬州、纂江進軍,共計3100余人。敵軍有北洋軍伍祥禎、馮玉祥部及川共4個師,密集于敘、滬前線。面對強敵,護國軍全體將士毫不畏懼、英勇出擊,一戰而下敘府。1月27日,貴州宣布獨立。2月2日,川軍第二師師長劉存厚在納溪響應護國起義。正當護國軍節節勝利之際,袁世凱調曹錕、張敬堯兩部援軍到達陣前,護國軍與敵鏖戰數十天,屢挫敵焰。但是敵后續部隊源源不斷開到瀘州,蔡鍔在眾寡懸殊,后援無繼的情況下,放棄敘府、納溪、退過大州驛,依險固守,重整旗鼓,以待反擊,并毅然宣布:“要死就死在這里,再退一步,非我輩死所?!彼罟俦菹⒋?,自己卻不分白天黑夜,遂個同官兵談話,溫語慰勉,士氣復振。此時,蔡鍔寫有《軍中雜詩》:“蜀道崎嶇也可行,人心奸險最難平。揮刀殺賊男兒事,指日觀兵白帝城?!庇郑骸敖^壁荒山二有寒,風尖如刃月如丸,軍中夜半披衣起,熱血填胸睡不安?!逼陂g,蔡鍔常用游擊方式,襲擊袁軍3月15日,廣西宣布獨立,,17日,他兵分三路,再次對北洋軍發動猛攻,護國軍大勝,重創北洋軍所謂的“常勝軍”張敬堯第七師,全殲張敬堯兩個主力團,穩定戰局。蔡鍔乘機反攻,連克江安、南溪等縣,敵軍死傷慘重,全線動手。袁世凱被迫于3月22日宣布取消帝制,至此,護國倒袁徹底勝利。6月,袁世凱因憂郁而死。以黎元洪為總統的北總政府成立,任命蔡鍔為四川督軍兼署民政長。7月29日,蔡鍔到達成都時,全城懸掛國旗,各界人士列隊歡迎。于8月7日因病重獲準辭職離川就醫。8月28日到上海,9月9日云日本治療。11月8日在日本福岡醫科大學醫院與世長辭。時年34歲。有《松坡軍中遺墨》、《蔡松坡先生遺集》、《蔡鍔集》傳世。

巨星殞落,舉國哀慟。北京政府追認蔡鍔為上將,并于民國6年(1917)4月12日,在湖南長沙舉行隆重的國葬典禮。蔡鍔遺體安葬于岳麓山。孫中山親手挽聯:“平生慷慨班都護,萬里闖關馬伏波”。

蔡鍔的一生短暫而輝煌。他年少求學時憂國憂民、奮發圖強;編練新軍期間整軍經武,為國防建設殫精竭慮;出任一省都督后,在風云變幻的政治舞臺上始終堅持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原則立場。他既繼承了勤奮、儉樸、清廉、澹泊的傳統美德;又深受西方先進思想浸染。他傾力捍衛民主與法治,不惜獻出生命。蔡鍔將軍的寶貴精神財富,必將激勵我們為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不懈奮斗。

丰满熟女裸体舞bbwxxxx,国产精品视频熟女韵味,欧美人与动牲交xxxxbbbb,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